趁著聖誕假期我與先生帶著兩歲女兒來到了日本,昨天一早在飯店check out 後,我們搭乘地鐵、電車準備前下一個城市。

遇上電車痴漢?

地鐵上,推著嬰兒車的我們特別擠進了老弱婦孺與殘疾人士車廂,週六早晨的日本地鐵雖沒有平時「沙丁魚」般的擁擠,但仍是一位難求,於是我一手抓著上方拉環,一手搖搖晃晃的扶著嬰兒推車。

幾秒後,我的注意力落到了女兒前方一步距離處坐著一位約五十來歲的大叔。他正在對我女兒「擠眉弄眼」,喔!不!他的表情不太自然、看起來面部像是非自發性的神經抽動、眼神接觸也不太一般、飄忽不定,短短幾秒鐘,腦中已經跑出一堆假設、可能與擔憂,「母親的警覺本能」讓我的目光絲毫不敢離開這位先生…

「他是妥瑞? 腦性麻痺?自閉症光譜?智能障礙?」

「高敏感的女兒會不會被眼前這位大叔給嚇哭?我該如何安撫卻不至失禮?」

「台北捷運曾有身心障礙者朋友突然暴打嬰兒車上的幼兒,如果我也遇到了,該如何處理?我能第一時間保護好孩子同時又能冷靜以對嗎?在異國、語言不通難度又更高了…」

突然間,這位先生起身站立,朝向我們走來,頓時我緊張地全身僵硬,盯著他的一舉一動、隨時準備「戰或逃」。

令人意外的是,他繞過我們,對著後方倚靠在車廂邊聊天的兩位女性說話,同時指了她們身後的扁平化標誌「嬰兒推車」與「輪椅」。說完兩位女孩自動往旁邊挪動,將輪椅、嬰兒車空間的安全位置留給我。

大叔轉向我笑了笑、點點頭,比了手勢示意我可以帶孩子移動到車廂邊,不必再站在車廂中間搖搖晃晃。

夾雜著汗顏與感動的複雜情緒,我當場激動的熱淚盈眶…只有不停道謝,表達心裡的愧疚…

放下有色的眼鏡

下車後,迫不及待與外子分享短短兩站車程的經歷。(他當時在離我們不遠處推著兩個大型行李箱)

「剛剛發生了一件讓我很羞愧的事…你有看到女兒前面坐了位神情有些異常的大叔嗎?」

外子立即搭腔:「我知道妳要說什麼,其實我剛剛也經歷了跟你一樣的內在歷程!此刻,也覺得羞愧不已,這位先生給我們上了一堂很棒的生命教育課!」

說完,我們倆相視而笑…

社會或許不盡然安全,但仍不乏許多美好良善的心靈

若我們總是高估周圍的風險、對環境充滿了不安焦慮,也許會錯過生命沿途不經意的美好景緻~~

有的時候,帶著「世界充滿危險」的預期與言行,可能也導致了負面結果的「自我預言實現」。

試著拿下自以為是的專業視角、
試著摘除對他人有色的評價、標籤,

這世界,值得我們更溫柔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