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台灣、遠嫁他鄉近四年的日子,原以為這次總統選舉,海外的我應該無緣參與,只能隔海關心台灣的選舉戰況,心裡盤算著選情差距大,無需為此特別請假、買機票返鄉投票…

隨著選舉日子的逼近,媒體24小時播放不同陣營人馬的叫罵攻擊,原以為從小在藍綠對峙氛圍長大的我,對於選舉中的各種謾罵或脫序言行早習以為常、百毒不侵時,卻對近來許多政治人物公開的「性別攻擊」甚至「侮辱」失望不已…

從政治選舉看台灣的厭女文化

「沒生過小孩的女人,不懂父母心」
「衰尾查某」
「政治淫婦」
「把選舉當選美」
「國軍大事,後宮不要干政」
「因為女人拉票可以拉到客廳、拉到房間」
「男人的生命是下半段,女人的生命是上半段」
「男孩子站衛兵可以一站兩個小時,但女孩子站兩個小時受不了,不過,女性在梳妝台上,可以化妝兩個小時手不會酸,換作男孩子,手可能會斷掉。」

我驚訝地看著這些不同政黨的中老年男性在競選舞台上對著女性候選人、性別議題高談闊論,甚至開著低俗的玩笑時,按耐不住心中的難受、憤怒…

比起厭女文化的韓國;看似高舉平權的台灣社會中,傳統男尊女卑的「父權思維」仍然根植於許多人心中、瀰漫在社會氛圍中,一支麥克風便無所遁形…

也許,台灣社會對女性的貶抑與厭女的韓國相去不遠…

而這一陣子引起世界關注的新聞莫過於芬蘭的新任總理-34歲的Sanna Marin,由她領導的聯合政府五個黨派中,全都由女性擔任黨魁,其中四位年齡不到35歲。而芬蘭的20個政府部門將有11位女性擔任部長。Marin 受訪時表示:「我從沒想過自己的性別和年齡,我只想著進入政壇的原因和哪些方面贏得選民支持!」

望著台灣選舉的口水戰與遠在北歐的政治型態,兩相對照,莫名的酸楚油然而生…

但讓我思考的是:「也許這些性別的言論在上個世代、在十幾二十年前的台灣,未必會造成輿論嘩然,那為何在今日,會引起抨擊討論呢?」

「當社會漸漸邁向平等、尊重的文明前行時,若政治人物的思維仍停留在老舊的父權主義,他們是否能跟上時代的腳步?是否能追上選民的眼界與素質?也許選票是最好的答案!」

寫到此,想到離我不遠的香港,半年來為了「五大訴求」、「遙不可及的全民普選」數百萬人上街頭、許多年輕人身陷囹圄、甚至以性命為代價…

我決定帶著沒有投票權的外子、兩歲的女兒、挺著孕肚,攜家帶眷返鄉投票!

在我們看來或許無足輕重的一票,卻是許多人眼中,一生都難以追求的公民權!

回家投票吧!用選票,捍衛你心中的價值,給下一世代更自由遼闊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