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日本到香港四個多小時的飛機一落地,許多和我們一樣帶著嬰幼兒的父母總算鬆了口氣,飛行過程中,這一區嬰幼兒的哭聲、尖叫聲此起彼落…

孩子真有那麼壞?

拿行李排隊等待下機的時間,前方阿嬤的聲量引起我們的注意:「從沒看過妳這麼壞、這麼不聽話的孩子!妳看看人家姐姐多乖!」、「你不穿鞋子,人家姐姐都好好穿著,等一下姐姐走了,妳要追姐姐也追不上。」我順著阿嬤憤怒的白眼見到她罵的孫女、還有一旁的父母、父母懷中的嬰兒。女童應該不到三歲,而阿嬤口中乖巧的姐姐,是坐前排另一家的女孩,目測已是學齡年紀。

「妳再調皮啊!妳看弟弟這麼乖,哪像妳這麼壞!真的沒看過像妳這樣的孩子!」這次女童的阿嬤拿了襁褓中的弟弟來指責她的行為…

半個小時後,來到了行李轉盤附近,女童突然從我後方衝出,跑上前追打她的爸爸、爸爸冷眼望著她不予理會,女童再氣憤的往前跑追打阿公…

外子見狀說:「欸,你看,那個被罵的小女孩在打長輩。」

「是呀!我們見到家人多以責罵或漠視回應她的失控,她一路的情緒、需求都沒有被好好處理,所以用攻擊來表達…」我無奈的說。

回程的路上,腦中不斷浮現飛機上、機場的畫面,阿嬤的大聲指責與內容一直讓我不太舒服…我試著釐清自己的感受從何而來…

聆聽需求而非一昧指責

我不舒服的是,家人看到女童的失序行為,卻沒有考量到孩子的發展階段,不到三歲的小女孩在狹窄的座位上一待就是四、五個小時,還不包括起飛前冗長的交通、過關與等待時間,這過程對孩子來說本就是相當辛苦的,這個階段的孩子「情緒調節」、「抑制能力」尚不足,但到了四五歲就會有很明顯進步。孩子的哭鬧不是因為她壞、她調皮;姐姐與弟弟的表現也不是因為乖巧懂事,而是發展階段的差異。

我不舒服的是,孩子可以管教,每一次出遊都是很好的機會教育、幫助孩子從各式經驗中學習並建立規範,但在眾人面前公開地數落、甚至拿周圍的孩子比較,非但不會讓孩子「學乖」,更可能傷害孩子的自尊、落入「比較迷思」或「嫉妒情緒」中。也許,尋找能有效分散孩子注意力的各種策略、備齊旅途中陪伴孩子的玩具文具、溫和而堅定的教養界線,較能在孩子的每一次失控搗蛋中,引導孩子調整情緒、忍受飛行中的無聊。

我不舒服的是,陌生阿嬤的責罵在我耳裏卻格外熟悉,我想起了9歲的自己…因在國外覺得被家人忽略冷落而生悶氣,當時連眼前垂涎欲滴的草莓聖代都賭氣不吃,我期待家人能試圖理解我的感受、安慰我,但卻是一頓數落:「陰陽怪氣、難搞的要命!」、「其他小朋友都好好的,就妳愛生氣!以後絕對不再帶妳出來了!」這次的經驗更成為往後二十多年長輩茶餘飯後的話題,我從此成為父母口中「陰陽怪氣、情緒難搞」的小女孩…

如果,當時,有人願意給我一個擁抱、或者拍拍我的肩膀、問問我的感受,雖然9歲的我不一定會做得很好,但我會試著努力調整自己的情緒。我想,這位兩歲多的女孩或許也是如此吧!

#願平安夜裡有更多孩子的心情需求能被好好聆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