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幼稚園面試的日子,兩天面試四間學校,對高敏感孩子來說很折磨,對家長又何嘗不是。

從去年開始,便在各個幼稚園面試的家長群組,看見家長們的焦慮百態…

有人急著關說請認識的高官貴人寫推薦信,確保孩子可以進入名校;有家長從孩子一出生便加入某體系的教會工作或擔任該體系的義工,為了孩子未來能加分進入該體系學校就讀;有家長送孩子去不同的補習班學習面試的技巧,考前瘋狂轟炸兩歲多的孩子;有家長聽聞幼稚園面試會看孩子是否還有包尿片,從一兩歲就開始急著訓(逼)練(迫)孩子戒尿片…

大家或許聽聞過香港升學的競爭,但其實澳門也漸漸不遑多讓…

可能很少人知道2018年PISA(國際學生能力評估)排名,澳門學生整體表現排名來到了全球第三名。

僅次於第一名的中國一線城市(北京、上海)、第二名的新加坡。 更是首次擊敗第四名的香港。

而台灣學生的PISA排名為全球17名。

聽到澳門學生的PISA表現,看到政府充滿信心驕傲的新聞稿,腦中浮現著從幼稚園開始家長們深怕孩子輸在起跑點、焦慮不安的模樣,我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現在的世界,正以一種我們想像不到的速度快速且劇烈的變動著,你成長的環境早已不復存在,而你以為的「成功模式」可能也已被淘汰不合時宜….

如果教育氛圍未改,如果大家還是活在競爭與升學主義掛帥的價值觀,如果我們還是用成績分數排名來定義孩子,如果連孩子未來選擇的科系職業都要介入…

那麼,我們每一位家長或許都是扼殺孩子獨特天賦的幫兇;我們也或許該為這「憂鬱世代」的孩子們負責。

在澳門教育的體制下,三歲的大寶開始了「選填志願、參加幼稚園面試、等候面試結果,幾家歡樂幾家愁」的過程,典型高敏兒如她,我已經可以想像在六間不同的陌生學校面對陌生老師陌生同儕對她來說有多大的焦慮不安。單單能夠克服恐懼完成面試就已經是無比勇敢、值得讚賞的表現!

「孩子,我不知道最後妳的面試結果如何,我不知道妳是否能進入心儀的學校就讀,我不知道老師在妳的評分表上評分為何,但都無妨,這些分數或者面試結果都無法定義妳的價值,更無法決定妳未來能成為什麼樣的人!

我願妳輸在起跑點,願妳不必活在普世的競爭價值中,願妳不被教育環境囿限自己的獨特天賦!願妳始終正視自己內心真正的熱情渴望!願你慢慢跑,每一步穩健且踏實,跌倒了也很好!

我更想妳知道,妳永遠都是媽媽心中最珍貴獨特美好的存在!」

臉書留言回應